<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訪談 > 正文

          熊那森:寫作是一團叛逆的冰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上游新聞    日  期:2023年9月6日      


          熊那森,重慶市作協會員,渝北區作協會員,重慶文學院第一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修班(小說)學員,重慶文學院第五屆創作員。有作品發表于《西部》《長江文藝·好小說》《邊疆文學》《中國詩人》等刊。曾獲第九屆重慶文學獎、第七屆西部文學獎。

          (本期訪談主持人:陳泰湧)


          主持人:這是個快節奏的時代,盛行“快餐文學”,能夠靜下心來寫純文學作品的90后并不多。你為什么會想到寫作?而且選擇了純文學創作?


          熊那森:我不太知道純文學的確切定義,因為我沒有接受過專門的文學教育。就我自己的寫作來說,目前非常業余,還比較隨性;蛟S是因為我的作品是短篇小說,可能看起來會稍微嚴肅一點,就基本被劃分到里面了。其實,我內心是希望它們也能給讀者帶來趣味。


          據我所知,大概很多寫作的人,都是一路有人鼓勵的,我也首先要感謝教過我的每一位語文老師,我是一路被他們鼓勵著的。我中學開始寫日記,一直到大學畢業第二年,斷斷續續的,只不過都是記流水賬,有時沒有事情發生也要寫“今天無事,如!。第一次寫短篇小說是在初中,高三時也寫過,寫了太多的“今天無事,如!,那就寫一點“不如!钡陌,就寫在作業本上,我一向比較膽小,沒給老師說,沒想到老師看后給我寫了很大幾篇評語,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主持人:“不如!本褪悄愕膶懽骼碛?那你覺得什么是最“不如!钡,也就是說你最想寫什么?


          熊那森:寫作的理由,我想不同的人不一樣,同一個人不同階段也會有變化。如果一定要我找一個最核心的終極理由,那就是死亡,以及對生命和宇宙的好奇。你看我們坐在這里,都覺得自己是會思考的人類,但我們的思考能力會不會根本算不上宇宙中真正的思想,我們會不會只是另一個物種眼里比螞蟻還小的東西呢,我們現在所認為的科學或很多事物,會不會在久遠的未來被推翻呢?還有我們眼睛看到的,一定是極其有限的,人是如此渺小,我在寫作中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能獲得一點安全感,這算我寫作的原因之一。不過也可以說在寫作時我完全消失了,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很奇怪,就是這么矛盾。當然了,我在生活中多數時候都膽小如鼠,而發現在寫作中似乎能獲得本不具備的勇氣和自由,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比如在小說里我可以寫臟話或其它和我本人不同的事,比如我想勤勞,但大學做的最多的事情是睡覺,很多朋友都說對我的印象就是特別能睡和容易遲到。


          主持人:你第一次發表作品是在大學時代嗎?


          熊那森:大學時每天都渾渾噩噩的,后來我結交了其他系幾個寫詩的朋友,我們共同負責做學校的一些刊物,他們寫詩,我就開始寫小說,到畢業時大概只寫了二十萬字,因為很多時間還是用來睡覺了,寫作擠占的是我睡覺的時間,這就太不容易了,犧牲太大了(其實后來才知道我瞌睡多應該是因為身體有些氣虛)。畢業時學校贊助我們出了一本合集,我很感謝讓我搭車的朋友,我們的友誼持續至今。也很感謝組織我們出集子的老師,因為那時我還未正式發表過一篇文章,突然之間能發表,這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熊那森在《西部》上發表了第一篇小說《父親的彩虹》


          主持人:再講講你的成名作吧。


          熊那森:目前除了《父親的彩虹》外,我還沒有其他作品拿得出手。大學畢業后因為工作忙,直到加入渝北區作協,遇到很多鼓勵我的師友,我才又開始提筆!陡赣H的彩虹》是我重新提筆后寫的第一篇小說,2020年發表在《西部》雜志,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正式發表,比我預想的還早了一點,非常開心!段鞑俊肥俏业牟畼,我將永遠感恩。


          主持人:你獲得的獎項對很多寫作者來說,或許是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巔峰”,而你出道即巔峰!恭喜恭喜!同時我們也更想了解你的下一個攀登目標。


          熊那森:謝謝你的鼓勵,雖然有點夸張,哈哈。準確來說,談不上從事創作多久,我的寫作現在才準備進入一個開始的階段,還沒有真正開始。我起步是不是太晚了,我都不好意思講。就是這么個簡單的路線,沒有那種有大師摸一下頭就灌溉了文學內功的故事,主要是總遇到很多喊我寫的人,被動前行,心中很感謝。我覺得我都這把年齡了還沒有撿到秘籍之類的東西,注定我就是個普通人,所以我沒有什么偉大的目標。不過我心里有自己傾向的文學,只是目前還沒有能力描述好。 


          主持人:工作很忙,還要兼顧家庭,就寫作而言,你是如何平衡這幾方面的關系的?在日常生活中你有什么愛好嗎?


          熊那森:我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且認真的員工,這一點從我小說寫得少可以看得出來(笑)。我都是好好工作,業余寫作。我的領導在我工作做好之余,基本支持我寫作,我非常感謝她。


          至于角色轉換,這不沒安排好嘛,所以作品很少(笑)。我常會逛網頁買東西,家里的所有東西都是我在選購,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還要買衣服啦,了解護膚啦,洗碗啦,姐妹聚會啦等等,比較麻煩,我覺得這些可能是大多數女性又嫌棄又喜歡的東西。我學不會打麻將,也不會喝酒,不過我很擅長逛街。我喜歡生命中這些生活化的一面,它能讓我用一些時間去表達愛,人生無常,我愿意為它們花時間。我不想因為寫作走火入魔,身體安康是首要的,也是我最看重的。我的性格稍微有點矛盾和分裂,喜歡熱鬧也喜歡獨處,時而想及時行樂,時而想抓緊做事,又精致又邋遢,又膽小又瘋狂。我很普通,我就協調不好,我就一直矛盾著,如果不了解我的人可能會覺得我怎么變來變去的。但我覺得真誠和底線很重要,明白自己的方向也很重要。


          (節選自上游新聞)

          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国色综合久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按摩,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电影

          <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