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
          當前位置:首頁 > 新書推薦 > 正文

          許大立作品《最是那時光—許大立散文作品集》出版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23年9月6日      





          《最是那時光—許大立散文作品集》

          許大立 著

          內容簡介


            全書約26萬字,多是許大立近年在報紙刊物上所發隨筆和散文,其中有一些各級各類征文或報刊獲獎作品。全書分為“家國情懷”“心靈之聲”“筆走天下”三個部分。

          作家簡介




            許大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慶市新聞媒體作家協會名譽主席。研究生學歷,工商管理碩士,高級記者(正教授職稱)。已出版《琴癡》《原罪》《瑞麗的故事》《在春天里回望冬天》《美麗的飛翔》《此愛綿綿》《在我的城市上空飛翔》《烈日下愛在生長》等多部文學作品。曾榮獲重慶文學獎、人民日報副刊獎等獎項。


          作品精選


          二叔的傳奇

           

          許大立


            二叔是個有故事的人。二叔是救過我命的人。二叔是我自小就特別崇拜引以驕傲的人。二叔也是我多舛多難青少年時代,能給我榮耀和力量的人。所以我要把這篇文章寫給他,寫給此刻躺臥在遠離重慶1700公里外的東海之濱某醫院特護病房里氣息奄奄的二叔,寫給這位在我最絕望的歲月黑洞里,給我希望給我陽光給我最后一滴續命精神養分的至親至愛的二叔。


            二叔的革命故事始于1942年。那一年他17歲,在城里讀高二,鬼使神差,放暑假的時候他一個人想回老家看看。那可是新四軍和日偽軍交戰拉鋸的區域!二叔堅持要去,爺爺奶奶也阻止不了,也許二叔早就有了自己的計劃。于是他很偶然的巧遇了一支新四軍隊伍,并且很偶然的成為了他們中間的一員。70多年以后二叔說起此事輕描淡寫,仿佛去參加了一次夏令營或者遠足,沒有慷慨激昂,沒有預謀設計,就是放學回家路上的事,也就決定了他的傳奇一生。


            我和二叔的故事始于1950年夏天。那一年我的父親遭遇不測,他在李子壩昔劉湘公館的學校停辦,于是辛亥老人我爺爺和奶奶帶著我和兩個姐姐從朝天門起航遠去河南郾城,投奔時任39軍政治部宣傳科長的二叔。江輪夜宿蕪湖蘆葦蕩,我被蚊蟲叮咬染上瘧疾高燒不退,趕到部隊駐地時我已奄奄一息。爺爺奶奶束手無策,以為我必死無疑,是39軍醫院的醫生用僅有的兩針奎寧讓我起死回生。兩個月后39軍揮師鴨綠江,臨行之前部隊攝影師替我們拍了好多照片,成了長大以后我對二叔最初的記憶。我們在郾城留守處羈留半月后拿到一大筆安家費返回江蘇老家。奶奶常常在我耳邊嘮叨這些陳年舊事,所以我從省事起就曉得我的命是部隊給的。至今我對39軍我二叔一往情深,這些天央視綜合頻道熱播抗美援朝電視劇《跨過鴨綠江》,我更是夜夜守候集集不落。首批赴朝志愿軍第13兵團中就有二叔所在的39軍,因為首戰云山告捷深得彭大將軍喜愛,其時聲威一點也不遜于“梁大牙”的萬歲軍。


            二叔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的故事其實我知道得不多。1968年夏秋之間我在上海他家里整整呆了三個月,他也沒有給我吐露一個字。當時二叔剛剛獲得解放重新工作,家已從北京西路警備區搬到天目中路番瓜弄,他家在三樓,很大很新的一套房子,每天下午,我都會在陽臺上放聲高歌,引來一大群院里的孩子在草地上擊掌歡呼。二叔偶爾在家聽見,會指點我說:別把自己當明星,嗓子不錯,但你那“川普”要改改,好好學習普通話,咬字正音,視唱練耳,這門課必須補。記得那年國慶前夜外灘放煙火,40多歲的“大官”二叔居然和我們這群大大小小的孩子一起爬上樓頂去看煙火,管理人員聽聞趕來察看,他又和我們一起從樓頂吊到別人家的陽臺上逃之夭夭,實在驚險刺激。我窮極無聊常常把二叔藏在床下的皮箱拖出來一氣亂翻,把他珍藏的軍官禮服和皮帶呢帽軍大衣據為已有,弄得下鄉后江津的朋友都誤以為我是高干子女。也讀到了許多文字和手稿?梢愿惺艿揭粋有文化的學生兵在主體由貧苦農民組成的部隊里多么金貴,多么受領導寵愛,沒幾天功夫二叔就從連隊文書直接調到了師政治部給首長做了秘書。能說會道能寫會唱的二叔沒幾年功夫,就升任軍政治部宣傳科長,天天和軍部首長混在一堆,那個年代,文化就是那么自信那么吃香!


            二叔的故事就是一本傳奇小說,一部經典電影,可是他從來不跟我透露一丁半點。每次去上海跟他討教,要他講經歷講故事,他就扯著嗓子喊,沒啥說的啦,你們作家自己去編嘛,現在抗戰題材小說影視滿天飛,有幾個編劇真正經歷過抗日戰爭的?你看你,我從來沒給你講我的故事,你還不是寫了小說《聽歌人傳奇》,把我寫得威武高大一塌糊涂,哈哈哈哈,道聽途說,會編就行!


            不過,二叔也是我爺爺一生的驕傲,爺爺倒給我講了二叔的好多軼事。比如二叔的屁股曾被日寇的炮彈削掉一大塊肉,留下了一個很恐怖的疤,平日坐板凳都是斜的;比如他熱戀的女友是被敵人的汽油彈燒死的,那可是文工團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啊……更讓人驚訝的是,爺爺說,二叔剛上高中十五六歲家里就給他定了門親,那也是幾十里地數一數二的漂亮妞兒,大戶人家知書識禮溫文爾雅?啥暹B正眼都沒看過人家一眼,假借回鄉一去不歸,幾個月后才帶信說參加新四軍了。爺爺原本還指望他上大學學財經延續書香承繼祖業。不過清朝新軍洋槍隊炮兵營出身的同盟會員爺爺倒也沒過分計較,說一聲由他去吧,打鬼子要緊!


            這一去就是十來年。二叔先是在蘇中蘇北根據地跟隨黃克誠、洪學智等首長苦戰數年,1945年所在新四軍第三師又奉命遠去東北組建民主聯軍,繼而編入第四野戰軍,參加了聞名天下的四平保衛戰。而后是遼沈戰役和平津戰役,直至大軍一路南下橫掃湖南廣西直打到鎮南關……之后奉命北歸鎮守河南,由縱隊改編為39軍。用他的話說他早就免費把中國逛了個大半,二十來歲就混上了正團級,高頭大馬,少年得志,威風八面啦!39軍進入朝鮮接連打了三次戰役,勢如破竹,一路告捷,先后攻占云山、平壤、漢城。二叔說他是坐著繳獲的美式吉普進的漢城。1952年,戰爭進入相持階段,洪學智副司令員感慨志愿軍幾十萬后勤部隊分散在朝鮮各地,文化生活特別匱乏,急需宣傳鼓動提高斗志,和彭老總商量后決定成立后勤文工團。洪副司令員遂直接點名二叔去任團長,那一年,他27歲。


            二叔文工團里有很多四川兵。當年的川北軍區文工團幾乎整建制編入志后文工團。爺爺說二叔犧牲了的女朋友就是川北人,一位個子高挑能歌善舞尤其擅唱四川民歌的19歲大學生。女友死后二叔一直郁郁寡歡,年屆而立也不談婚娶,這可急壞了我的爺爺奶奶。朝鮮停戰以后二叔率團回國慰問演出并返鄉探親,突然發生了一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才讓他回心轉意。那就是早年爺爺給他尋下的那門親事,女子找上門來了!


            二叔那年回國,可謂衣錦還鄉,志后文工團長,抗美援朝功臣,男女隨員數人,個個英俊瀟灑,驚動四里八鄉,羨殺一眾鄉親。殊不知,那位離散多年的“前女友”也找上門來了。這“前女友”也是有故事的人。二叔參加新四軍后,多年沒有書信來往,她也參加了解放區地方工作。幾年后,在一次反圍剿戰斗中和一位新四軍連長相識,結婚生子?上У氖沁@位連長卻在戰斗中英勇犧牲……她后來又跟了別人,帶著孩子過得非常艱難。


            這件事弄得非常無趣!扒芭选币栽喕闉橛,堅持要離開現在的男人隨二叔去部隊完婚。為打破僵局,爺爺奶奶趕緊給二叔物色了一戶熟人家正在上中學的女兒,見面,匯報,審核,成婚,速戰速決,讓二叔帶去了朝鮮(部隊當時有規定,八年軍齡以上,團級干部方可結婚,妻子可隨軍)。她就是我現在的二嬸。為了了結“前女友”的那段陳年舊事,爺爺主動拿出了多年積蓄,幫她蓋了房,資助她度過了最艱苦的日子……這是后話,按下不表。


            說來也巧,1979年底,我在成都參加四川省蓉城之秋音樂會,偶遇二叔志后文工團一位老部下。說起往事,說起許團長,他感念萬千滔滔不絕。其時適逢十年浩劫之后,文壇興起創作熱潮,經過一番思考,我拿起了筆,添油加醋,合理想象,以二叔為原型,寫成了中篇小說《聽歌人傳奇》,投給了當年名噪一時發行量逾百萬的《丑小鴨》文學雜志。不久即有編輯專從北京來我任教的江津第一中學造訪,那是遙遠的1984年初。此后盡管有些小插曲,我的這篇作品終于在5月號發表,也算正式登上了千軍萬馬擠得一塌糊涂的文學獨木橋。再后來,這篇小說被峨眉電影制片廠文學部看中,召我去峨影廠改成了電影文學劇本。1986年,該小說在四川省首屆業余文學創作評選中獲二等獎。此后,我的人生發生了大的轉折。


            去年十月底,抗美援朝題材影片《金剛川》在渝首映,我遵重慶日報文旅副刊部之囑參加首映式,登臺講述了我二叔的故事。事情就那么巧,那天上午在上海,退役軍人事務局等一干人去病房給二叔頒發抗美援朝70周年紀念章,搞了個隆重的頒發儀式。當晚,我把重慶首映式圖片和短視頻發給堂弟大躍轉呈病榻上的二叔?蓱z的二叔已經不能像從前那樣談笑風生幽默風趣大聲武氣說話了。視頻上他拼盡全力嘶啞著嗓子斷斷續續地說:你這小子……又拿我的經歷去嚼舌頭編故事了?你答應我寫的書呢……你可不能放空炮!


            彼時有一絲傷感涌上心頭,眼前倏然掠過二叔昔日英氣襲人春風得意的軍旅生涯。他曾揚鞭策馬馳騁大半個中國,也曾在吉普車上巡游朝鮮三千里江山。九五之秩戎馬一生的二叔已經沒了當年的心力和精神,松弛的肌膚堆砌在溝壑密布的臉頰上,清癯而嶙峋,但是,那雙灰朦朦的眼瞳里有靈光射出。我知道,二叔指盼的是我2017年春天采訪他的事。那一年,我正準備做一次至關重要的腿部手術,我擔心術后效果不可預測,故而專程前往上海采訪他,要他給我講他的一生以及我們這個家族的故事。那一次收獲甚豐,不僅找到了我爺爺的兩本日記,二叔還給我講了我們這個緣起于蘇州閶門的許氏家族的歷史沿革來龍去脈。特別珍貴的是,他送給我一本他和志后文工團戰友撰寫的回憶錄《難忘香楓山》。那簡直就是名著《一千零一夜》里的那個阿里巴巴寶窟。


            我信心滿滿地告訴二叔,正在寫呢,寫完就給您發過去,請您審核。你要好好地哈,絕不能提前去見馬克思!其實我心里明白,即便我現在把文章給他,他也讀不動了。我的二叔許兵,中國人民志愿軍后勤文工團團長許兵,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三次偉大歷史性戰爭的中國共產黨黨員許兵,您盡管放心,我的余生只有一件要事,就是記錄您和先輩們的百年奮斗,記錄你們磅礴壯闊豪氣沖天的一生。對于年逾古稀身無旁物心無旁騖的我,沒有比這更重要更美好更具魅力更有意義的事情了!

          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国色综合久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按摩,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电影

          <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