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yè) > 新書(shū)推薦 > 正文

獨坐美麗的夜

來(lái)  源:重慶作家網(wǎng)      作  者:本站    日  期:2023年4月17日      


獨坐美麗的夜,是我在二十多歲時(shí)給自己起的網(wǎng)名。那時(shí)候網(wǎng)上聊天室正流行,人們給自己起各種各樣的網(wǎng)名,和陌生人聊得熱火朝天。每天可以起不同的網(wǎng)名,代表當時(shí)不同的心境,又稱(chēng)之為“馬甲”,也就是說(shuō),每天可以穿不同的馬甲去和不同或相同的人說(shuō)話(huà),只要你不露出真面目來(lái),誰(shuí)也不知道你是誰(shuí)。

我也有過(guò)很多網(wǎng)名:欲說(shuō)還休、花兒就要謝了、落紅如雨等等,或矯情、或惆悵,但用得最多的還是“獨坐美麗的夜”。因為我的確每天獨坐在美麗的夜里,或寫(xiě)作,或上網(wǎng)和陌生人說(shuō)話(huà)。那時(shí)候我在一個(gè)愛(ài)好文學(xué)的聊天室玩,那里的網(wǎng)友們覺(jué)得我這個(gè)名字太長(cháng)了,不好叫,便簡(jiǎn)稱(chēng)為“夜兒”。人人都這樣叫我,仿佛我生來(lái)就是叫夜兒的,后來(lái)便把它當成了我的筆名,一直沿用到現在。夜兒,聽(tīng)起來(lái)很年輕的一個(gè)名字,陪伴了我幾十年,見(jiàn)證了我的青春時(shí)光,見(jiàn)證了我的愛(ài)戀,因為我是作為夜兒被愛(ài)著(zhù)的。我接受老去,因為生命中該經(jīng)歷的都經(jīng)歷了,我并沒(méi)有少過(guò)一天年輕的日子。我拒絕老去,我是永遠的夜兒,永遠執著(zhù)地想留在被愛(ài)的目光注視的日子里,那些黃金般的日子。

我始終認為,那是一個(gè)網(wǎng)上最繁華的時(shí)代,人們躲在這些名字后面,暢所欲言,樂(lè )此不疲。不能對身邊親近的人說(shuō)的事,反而可以去向沒(méi)有利害關(guān)系的陌生人傾述。我在網(wǎng)上聽(tīng)了很多人的故事,并把其中一些變成了小說(shuō)中的某個(gè)情節。我始終懷念那個(gè)時(shí)期的網(wǎng)上世界,人與人交往沒(méi)有任何功利,現實(shí)中的身份、地位、貧富等都隱去了,有趣還是木納,受人歡迎還是被人嫌棄,都只是因為你這個(gè)人的本質(zhì)造成的,不帶一點(diǎn)外在的東西。甚至于,你會(huì )在網(wǎng)上表現出現實(shí)中似乎并不具有的一些特質(zhì),那是一個(gè)人深藏的本性,或者是不自知的惡,或者是內心的詩(shī)意。

有人說(shuō):“沒(méi)有在長(cháng)夜痛哭過(guò)的人,不足以談人生!边有人說(shuō):“如果你曾被這句話(huà)打動(dòng),那么你的心底一定埋藏了一個(gè)同樣讓人心碎的故事!泵總(gè)人心里都藏著(zhù)些什么,每個(gè)人都有自己的悲與喜、苦與樂(lè )。只是有些人比如我,可以在夜里寫(xiě)下來(lái),講述自己或別人的、真實(shí)或虛構的故事。而有些人,在夜里緘默無(wú)語(yǔ),把他們的悲傷深深地埋藏在黑暗里。曾經(jīng)也有一些人,在夜里注視著(zhù)我寫(xiě)下的文字,覺(jué)得說(shuō)出了他們說(shuō)不出的感慨。不知不覺(jué)寫(xiě)了十幾本書(shū),有一次和朋友聊天,我說(shuō)這輩子做不到著(zhù)作等身,只能著(zhù)作齊腳背。他笑:“至少齊小腿了!”這些書(shū),都是夜化成的,或者說(shuō),是夜的黑和夜的美化成的。

在我心里夜是美麗的,月光和星空,露水與花香,清輝籠罩大地,霓虹裝飾你的夢(mèng)。夜是讓人安心的,不會(huì )再有誰(shuí)來(lái)打擾,所有白日里的喧囂與浮躁退去,孤獨是如此美好。在夜里我浮想聯(lián)翩,文字從心里涌出,滔滔不絕。

仿佛一眨眼間,半生已過(guò),滿(mǎn)懷滄桑,兩手空空。唯一擁有的,也許只是獨坐美麗的夜時(shí)寫(xiě)下的那些文字,那些“齊小腿”的書(shū);赝麃(lái)路,仿佛做錯了很多選擇,但仔細想想,如果時(shí)光重來(lái),當時(shí)的我,仍會(huì )遵從于那時(shí)的內心,做出同樣的選擇。也許一切都是命定,人活一世,誰(shuí)沒(méi)有點(diǎn)后悔的事呢!如詩(shī)人所述:“只要一想起人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滿(mǎn)了南山!

當年我有一個(gè)自己的論壇,傳了很多我的文字在那里,有很多網(wǎng)友一起在那里玩。論壇名為“夜兒夜語(yǔ)”,因為我覺(jué)得那些文字就是夜兒在夜里說(shuō)的話(huà),無(wú)論是網(wǎng)上寫(xiě)的還是正式發(fā)表的,本質(zhì)并無(wú)不同,都是寂寞里的傾述罷了。在論壇我做了一個(gè)動(dòng)畫(huà)簽名,配的圖片是藍色深邃的夜里,一樹(shù)盛開(kāi)的桃花,花枝伸向夜空,花瓣在風(fēng)中飛揚。配的文字是一句歌詞:“寂寞在黑夜里,星空的那一邊,唱出我的美夢(mèng)!倍裎胰匀粣(ài)夜,仍然叫夜兒,仍然在夜里寫(xiě)下一個(gè)個(gè)文字,它們在風(fēng)里翻飛,如同黑夜里閃爍的星光。我仍然想大聲地唱:“寂寞在黑夜里,星空的那一邊,唱出我的美夢(mèng)!

獨坐美麗的夜,在黑夜里默默綻放。 

作者簡(jiǎn)介譚竹,女,中國作協(xié)會(huì )員,重慶作協(xié)副主席,重慶市首屆簽約作家,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重慶散文學(xué)會(huì )理事,重慶文學(xué)院首屆創(chuàng )作員,魯迅文學(xué)院第五屆高研班學(xué)員,被評為重慶青年文化人才、重慶青年文化名人、重慶市宣傳文化“五個(gè)一批”人才等。已出版書(shū)十四本,發(fā)表三百多萬(wàn)字。主要作品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云頂寨》《鹽騷》《戰殤》《少女日記》《聊也難受不聊也難受》,報告文學(xué)集《中華絕活手藝》,散文集《流光》《看著(zhù)我的眼睛》等。曾獲第四屆重慶文學(xué)獎(優(yōu)秀長(cháng)篇小說(shuō)獎)、第五屆重慶文學(xué)藝術(shù)獎,多篇作品被收入各種叢書(shū),在電臺播出,新浪、騰訊、搜狐等網(wǎng)站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