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許大立:滿紙都是靈動的生活

          ——讀王雨中短篇小說集《十八梯》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許大立    日  期:2023年1月9日     


             

           

          多年前,我很認真地寫過一篇文學創作漫談——《讓生活之泉溢滿創作之碗》。文中說,生活是文學創作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源泉!拔膶W的沖動源于我們都有一個盛滿生活之泉的創作之碗,這個碗就是我們的大腦。沉重的歷史之履饋贈給我們這一代人最寶貴的東西便是生活……”

          讀畢王雨中短篇小說集《十八梯》(重慶出版集團.重慶出版社出版發行),感覺筆者30年前的這番話實在是準確到位,說的就是王雨,說的就是他的文學人生寫作經歷。

          漫漫數十年風雨,王雨的大腦之碗里裝滿了浩瀚的生活記憶,塞滿了海量的人物故事,那可是累積一生的富礦,一不小心被誰誰觸碰了靈感,就如同喊一聲“芝麻開門”,就打開了阿里巴巴四十大盜的魔窟。于是人物來了,故事來了,篇章結構來了。須臾之間,電腦里就有了布局謀篇,有了源源不斷的詞句和字節的跳躍,也就有了膾炙人口的小說。

          王雨的這部集子收集了他創作的15部中短篇小說,寫作時間跨度幾十年,小說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人物經歷則更綿長廣闊。從“填四川”入渝的女杰寧徙的后裔寧孝原,到聞名天下的中國船王盧作孚;從學生時代就投身革命的江竹君(被捕后化名江竹筠),到康藏高原上的奉獻青春生命的女軍醫女軍護;再到他熟悉的醫院的醫護人員及醫療機構的超聲科、心血管科等等,乃至天天往復行走的戴家巷、臨江門、解放碑、新華路、十八梯……個中的人情世故、悲歡離合、莽漢雅士,莫不入他的法眼他的生活之碗,皆成了他烹制這集子里的中短篇小說的汩汩生活之泉。

          毋須諱言,我早已讀過王雨的長篇重慶移民三部曲《填四川》《開埠》《碑》,讀過描寫民生公司開創者盧作孚的長篇《長河魂》,也曾系統地寫過讀后感,故而對本書中的這類題材的中短篇小說不再評說。此集子中最受我看重的是描寫母城人文民俗的《十八梯》《產房》《鶴》,集中地展示了我所熟悉的人群熟悉的生活。短篇小說《十八梯》,通過兩家人兩代人幾十年的生活變遷、命運輪回,真實地映照歷史,再現生活?磥碜骷曳浅J煜ぴ诟辉5纳习氤欠匆r下,十八梯“七街六巷”里貧民窟般的瑣細生活,某些細節真實得讓你無法回避感慨萬端。比如:

          “十八梯的路道兩邊擺滿了涼椅涼席涼板,坐著躺著乘涼的男女老少。男人幾乎都只穿一條腰褲,女人穿的少得不能再少,細娃兒一絲不掛。蒲扇紙扇篾扇搖動,扇風也驅趕蚊子。小販吆喝叫賣炒米糖開水、稀飯、涼面、涼粉、油茶、豆腐腦!

          “葛啞巴背了冰糕箱依里哇啦叫賣。冰糕箱是草綠色的,有青色的鳥兒圖案,背起很吃力,卻給買者以清涼感!

          這樣的描寫還有很多。沒有十八梯經歷的人是寫不出如此靈動的句子的。實際上這也是經濟不發達年代所有重慶人的真切記憶。我家就在十八梯上面的新華路,對于夏天的記憶莫不如此。這是生活留給作家的記憶,自然會引起讀者的共鳴。當然,王雨的筆觸沒有被惡劣的生存環境所桎梏,他去摸索十八梯人感情的脈搏,揭示他們的無助與不甘,展現他們與現實生活戰斗,憧憬美好未來的精神世界,給人以向上的力量。小說中的男主“我”,女主明月,還有葛啞巴,都寫得活靈活現很有性格,讓人過目難忘。

          中篇小說《產房》,也是本書的亮點之一。不僅僅題材獨到,非王雨而不能獲之;而且通過眾人所不了解的醫院產房,反映了社會的方方面面,人物的形形色色。此文的高妙之處,沒有把醫院方和病人對立起來,沒有把客觀存在的醫患矛盾遮掩起來,沒有刻意去指責一方,而是去找出癥結,既要抑惡揚善,又要用春風化雨的方式去化解人民內部矛盾,用善良去修補人性的缺陷。產房里的新生命綿綿不絕,產房里的故事層出不窮,每一個新的生命都會演繹不同的生命軌跡。王雨用產房外重慶四處可見的黃葛樹一年兩次落葉,暗喻人生的短促、生命的興替,乃不可逆逾的自然規律,非常巧妙且詩意穎然。

          王雨以醫生犀利的眼光去觀察世界,觀察身邊的人物,收獲多多。短篇小說《鶴》就是他從一位過從甚密的畫家朋友那里淘來的素材和靈感。這就是我經常說的作家要積極地觀察生活,要善于發現生活。此文中的人生啟迪也是很多的:

          “長得像個小猴兒的我去當搬運工,掙點兒買紙筆顏料繪畫的錢。這城市的夏天熱死人,太陽好大,把天空烤黃,把江灘石梯鵝卵石烤燙,把樹葉子打蔫。碼頭上的下力人還得吭哧吭哧挑煤炭爬坡上坎,僅穿的貼身腰褲水濕。我鼓足勇氣去挑煤。管事人砸葉子煙說,你太瘦小,挑不動。我脫衣褲說,挑得動。海實挑起煤擔走,人影子歪歪斜斜,咬緊牙關不歇氣,汗水八顆八顆掉,腰褲被汗水濕透。管事人就不說話,晚黑收工,按約付工錢。數日下來,腰酸腿痛,紙筆顏料錢倒是有了!

          當下的孩子們是很難理解幾十年前的社會生活的。如果小說男主人公伍鶷(原型乃一位畫鶴大師)不去挑煤炭,不去吃這般苦,哪來錢買顏料,哪有今天的成就與收獲?短短幾句話,把人生不可將就、需要奮斗的道理說得清清楚楚?芍^言簡意賅,發人深省。

          王雨作為醫界大家,的確有著與常人不一樣的思維與視覺。江姐,江竹君,這位紅巖英烈中的巾幗英雄誰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居然去寫了“江姐前傳”,就是本書中的短篇小說《江水悠悠》。我讀過初稿,提意見說,你寫她的學生時代自然很好,獨辟蹊徑,完美她的一生。但是她怎樣由女學生轉變為女革命者,缺乏令人信服的描寫。一個偶遇的事件?一次激發靈魂突變的沖擊?你必須再去尋找,再去挖掘。數日后他告訴我,找到了,完善了。這題材是一位導演約他寫的,他改編的電影文學劇本在《中國作家》影視版2021年3期發表,上了封面?傮w上講,王雨是一個和善的人,有愛心的人,也是聽得進意見的人,這是他醫學與文學齊頭并進屢獲佳績的原因之一。

          一般以為長篇小說體現了作家的實力與智慧,不寫長篇的小說家很難在文壇上占據一席地位。我也一直認為不寫長篇小說是作家的遺憾。但是,短篇、中篇小說的寫作最能檢驗一位作家的語言功底,最能測試作家對題材的把控能力。比如小說界前輩汪曾祺、鄧友梅,他們的中短篇小說可謂字字珠璣,篇篇精粹。如今太多的長篇小說廢話太多,給讀者的啟迪太少。所以,我勸作家學王雨,空下來寫點短篇、中篇,練練筆頭,磨磨鍵盤,中短篇寫起來相對輕松,讀起來機動靈活,沒有負擔,多有教益,何不快哉。


          (許大立:重慶晚報原副總編,作家、評論家)











          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国色综合久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按摩,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电影

          <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