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訪談 > 正文

          戚萬凱:從不嫌棄兒歌小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7年8月21日      

          【人物簡介】

          戚萬凱,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會員,重慶市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兒童文學創作委員會主任,重慶市巴南區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重慶市宣傳文化“五個一批”人才,重慶市首屆德藝雙馨榜樣人物。

          兒童文學創作28年來,創作3000多首兒歌和童詩,出版兒歌集36冊,80余次獲獎,500多首入《中國兒歌大系》《名家兒歌》等百余種專集、小學和幼兒園教材教輔,兒歌集《山羊愛和誰睡覺》《章魚拜師》納入南方分級閱讀叢書一、二年級!妒皹颉贰墩l說葉子不如花》分獲第三、四屆少年中國少兒文化作品評選歌謠類銀獎和鴻鵠獎。

          重慶作家網:在人們印象中,小兒歌是順口溜,非常簡單,沒有含金量。是這樣的嗎?

          戚萬凱:您提的這個問題很有普遍性。兒歌姓“兒”名“歌”,它的對象是低幼兒童,不通俗淺顯就不是兒歌了。兒歌給人順口溜的錯覺,主要是它瑯瑯上口且通俗淺顯。其實,兒歌也是詩,是幼兒詩。優秀的兒歌不但具有文學形象、生動的特質,而且還有童真童趣的特殊要求,介于絕句、律詩和自由詩之間。從這點來說,要創作一首優秀兒歌甚至經典兒歌是相當難的。但愿流傳三五首,是每個兒歌作家的最高追求。

          重慶作家網:在中宣部等國家五部委主辦的全國優秀童謠評選中,您的兒歌連續六屆上榜。你是怎么做到的?

          戚萬凱:我做到的不是獲獎,而是參賽。能獲評委親睞,原因不得而知,但有幾點是肯定的:一是我沒放棄機會。參賽可能失敗,但放棄則注定失敗;二是我一直在路上。6首獲獎作品只有1首是新創,其余均系舊作。這說明創作要有積淀,臨時抱佛腳行不通。三是我的作品充滿正能量,傳遞真善美,追求思想性和藝術性無縫對接,如尊老愛幼的《石拱橋》、感恩人民的《爺爺尋親》、崇尚科學的《上網》、和諧相處的《蔬菜娃娃分新房》等。

          重慶作家網:從您創作生涯來看,開始創作的門類就是兒歌嗎?

          戚萬凱:不是的。上世紀80年代,我曾經從事散文、詩歌創作,但只有90年代初誤入兒歌領域,才給我開辟一片新天地,說明與兒歌有緣吧。我文化積淀不深厚、生活閱歷不豐富,難以駕馭重大題材和復雜結構。因此,短小精悍、通俗易懂、生動形象、瑯瑯上口、富有童趣的兒歌,似乎是量身定制。一個人要想有所成就,必須在人生中尋覓、發現、把握并放大人生關鍵詞,對我而言,“兒歌”也許是我的關鍵詞。我和兒歌一見鐘情,怎能不一生相守?兒歌成就了我,我只能不離不棄。

          重慶作家網:有的人不明白,小兒歌究竟有什么用。你能說說嗎?

          戚萬凱:現在有一些人瞧不起小兒歌。曾有人勸我改行寫小說,那樣仿佛才吃香,才受人敬重。我不這樣看。揚長避短,做事之要。我喜歡用兒歌抒發心志,為何違背心愿和擅長事倍功半呢?況且,人的一生孩提時最重要。三歲看大,七歲看老。為孩子提供精神食糧,快樂相伴童年時光,有何不好呢?兒歌題材豐富、貼近孩子、寓教于樂,聯想豐富,對于培養孩子優良品行、觀察分析、想象能力等綜合素養,長大成為品學兼優、德才兼備之人,不是功德大焉嗎?我為自己從事兒歌創作感到自豪和驕傲!是否受人敬重,不是看文藝門類,而是看作者的創作態度、歷程和業績。泰山不拒細壤,故能成其高;江河不擇細流,故能成其深。行行有深淺,打拼方可出狀元。

          重慶作家網:小兒歌不可能與長篇小說等鴻篇巨制相提并論。有人說小兒歌是大智慧、大社會、大能量,怎么理解?

          戚萬凱:這里說的“大”不是真正的大,是相對于兒歌篇幅短小而言,小中寓大,以小見大。小兒歌大智慧,是說創作優秀兒歌不易,需要一定智慧,除詩歌創作技巧外,同樣需要作家的學養、涵養和修養,需要作家的家國情懷、悲憫情懷和懺悔意識;小兒歌大社會,是說兒歌題材包羅萬象,大千世界、社會生活方方面面,均可通過時政、立德、科普、廉潔、稅收、脫貧、創衛、環保、消防、國防等主題兒歌加以呈現;小兒歌大能量,是說在兒歌中注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國夢等正能量,于兒童心田播下美德、求知、想象等良種,他們將在漫漫人生路上發芽開花結果,在立德樹人、薪火相傳方面發揮“核聚變”潛在作用。

          重慶作家網:看來,什么都要從娃娃抓起。你們打造“兒歌之鄉”,是怎么做的?

          戚萬凱:主要有幾大措施:一是作規劃。將打造工作納入區工作報告和五年規劃,納入“尚文巴南”建設范疇來抓;二是建基地。以界石鎮為基地,向其它鎮街學校甚至市內外學校拓展。界石鎮成為重慶“兒歌之鄉”、兒歌育人示范基地和重慶市首批文藝創作基地;三是辦報紙。創辦全國唯一兒歌專業月報《巴渝兒歌》,迄今逾十年,輻射全國,成為全國兒歌作者重要“練兵場”和“起飛跑道”;四是編教材。編印并修訂《巴南兒歌》教材,進入學校教學,培養了一大批師生兒歌愛好者;五是建作坊。建立命名廖弟華、徐平、盧光順、張倫等四個兒歌創作室,長期開展師生培訓創作;六是辦節日。每年舉辦界石兒歌藝術節,以唱、誦、演、寫、跳等方式演繹兒歌文化;七是搞比賽。以開放胸懷,連續八年面向全國舉辦“珍珠兒歌”擂臺賽,為全國培養了一大批兒歌新人和骨干;八是出專著。推出《巴南兒歌年編》系列、《珍珠兒歌100顆》等專著50余冊,成為重要的地域兒歌研究資料;九是搞展示。融入“巴地聽雨”“巴人圖語”“歡笑巴南”和“麻雀藝評”群眾文化活動,改編成音樂舞蹈在《巴國霓歌》《巴歌渝調》等大型文藝活動中演出,并選送到北京等地參演,登陸中央電視臺,擴大巴南兒歌影響。

          重慶作家網:作為市作協兒童文學創作委員會主任和巴南區文聯主席,您在培養接班人方面是如何做的?

          戚萬凱:打鐵先要自身硬。我除堅持創作和開展“兒歌之鄉”打造外,還做了一些培養工作;一是講學。作為巴南區公共文化物流網培訓類老師在區內辦講座外,還到廣東中山市菊城小學、重慶圖書館、重慶少兒圖書館、大渡口區圖書館、渝北小作家培訓班、南岸區龍門浩小學等地辦講座;二是著書。除出版兒歌集外,還從事兒歌理論研究,推出了《兒歌“戚”談》《兒歌散議》等理論專著;三是收徒。建立“巴南區文化名家(戚萬凱兒歌)工作室”,招收五名學員,定期開展培訓、講座、改稿等活動;四是輔導。除小范圍輔導作者外,在《巴渝兒歌》報開辟“本期導讀”“同題兒歌點評”等固定欄目,每期推出評論文章,成為兒歌新手入門指南;五是組織。不定期召集重慶兒童文學作家聚會,研討改稿,交流情況等,培養更多新人。

           

          記者:洪建

          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国色综合久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按摩,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电影

          <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