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訪談 > 正文

          萬啟福:以傳奇方式再現歷史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7年7月27日      

          【人物簡介】

          萬啟福,筆名主要有阿福、桐籽等,男,重慶北碚人,1948年生人,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北碚區作家協會副主席。1965年初中畢業后待業十二年,當過木匠、磚瓦匠、建筑小工、代課老師、個體工商戶、修過4年鐵路……曾擔任北碚文化館文學輔導,《北碚報》副刊編輯。

          最初寫新詩,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寫散文隨筆。近年開始創作小說、歌詞、古典詩詞、辭賦。曾在《人民日報(海外版)》、《星星》詩刊、《山花》、《紅巖》、《詩刊•未名詩人》、《商界》、《中國詩歌研究》、《重慶日報》、《重慶晨報》、《重慶晚報》、《重慶商報》、《重慶文學》、《銀河系》等發表各類文學作品千余。作品曾入選《中國•四川新時期詩選》、《微型詩精選》;《三峽兒女情》入選西南大學音樂教材課件。出版有詩集《清澈的瞳仁》、長篇小說《義字五哥》。

          重慶作家網:萬老師,恭喜您的《義字五哥》獲得重慶市第十四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是怎樣的人生經歷,讓您萌生了創作這部袍哥題材文學作品的念頭?

          萬啟福:謝謝,我是地地道道的北碚人,今年67歲了,在北碚正碼頭河街居住了三十多年。河街上的人家,以前,幾乎家家戶戶與袍哥有關系,做各種生意的,開飯館茶館旅館等服務行業的,跑船的、碼頭力幫……在當時社會,都須加入袍哥,否則寸步難行。不僅如此,當時的袍哥組織已納入了舊政權的許多基層人員,如軍警憲特、鄉鎮長之流。年少時聽了許多袍哥的故事,沒有多大在意。二三十歲當供銷人員,跑了許多地方,接觸人廣,在許多水碼頭不斷聽到袍哥故事,此時,感覺行走于江湖的供銷人員之行事方式,有許多類似袍哥的地方。四十多歲到南方開川菜館,鎩羽而歸,忽憶父親以前嗨袍哥,三四十年代擔任北碚首屆飲食業同業公會理事長,他的生意為何做得風生水響,應該有故事,似有經營之道以及人生智慧供自己反思。五十歲之后,到北碚文化館當文學輔導,細讀地方史,涉獵地方文化,又對袍哥產生興趣。小說是北碚文學弱項,我倡議寫,自己也寫。在發掘題材時,發覺寫袍哥的作品不少,但只是零散出現在影視與紙本中,如把他們加以梳理,概括集中,當作大的專著來寫,頗有意義,始創作這一長篇小說。

          重慶作家網:《義字五哥》里的主人公岳桐是一位機智、剛烈、仗義的袍哥,然而卻又不乏袍哥“下九流”的行為。您自己怎樣評價這個亦正亦邪的袍哥形象?

          萬啟福:這是人物所處的社會使然,袍哥組織使然,也是他的性格使然。這三種因素,遂使人物的性格雙重,人性疊現層次,使小說敘述的人物、故事有原始的質感,且有真實性,愛之者覺得他可親,嗤之者覺得他可信。岳桐所處的組織復雜,清水渾水,魚龍混雜,辛亥反清時袍哥是正流,與軍閥同流合污或走私販毒、欺行霸市時又是逆流,抗戰時加入抗戰又是正流,同情、幫助地下黨也是正流。他所處的社會是千瘡百孔毛病很多的社會,作為民間組織的人員,正道直行,像唐吉訶德一樣地去對抗,只會碰得頭破血流,甚至傾家蕩產……何況岳桐身兼袍哥首腦,他必須保全組織維護下層幫眾的利益;此外,他是地下黨的同情者支持者,亦正亦邪,是合理的處事方式。至于他的性格生成:從小習武讀書,中學時參加讀書會,自創袍哥組織謀發展,后因不滿流氓軍官欺凌女藝人而向他怒擲銅壺,乃至宜昌誅殺日諜,受傷后加入袍哥,與地下黨金谷共進退……等等,其間雖時有邪行茍且,正正邪邪,但邪不壓正,正是性格使然。為了凸顯他的“正”,我有意把岳桐在舊社會的主要活動放在抗日戰爭階段,讀《義字五哥》原文,他的命運軌跡清晰可辨。

          在舊時代,袍哥生涯復雜,地下斗爭驚險,行事方式詭異,岳桐穿梭于血與火,踩踏在黑與白,迷惘于愛與欲;在新社會,他參加工作了,兩種身份發生相;蚴桦x,由此衍演出許多無奈與苦澀;在新時代,道義正行,人性復歸……風雨雞鳴,岳桐救贖不止。

          文友吳景婭說:岳桐這個人,一會兒看起來覺得他壞,一會兒又覺得他好,好好壞壞糾葛在一起,叫你無法判斷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但串聯起來看,又是個好人,覺得他活得有滋有味,而且真實。我認同她的看法。

          重慶作家網:在創作《義字五哥》的過程中,您搜集了很多資料,也采訪了很多當事人,甚至是當年的老袍哥。在采寫的過程中有沒有一些令你難忘的事情?

          萬啟福:有兩件事似可一說。

          其一,大約在2005年,我向在重慶市政協工作的文友楊耀健先生詢問關于袍哥的文史資料,他告訴我這書已撤走,是四川省政協拿來賣的。便兩次去信聯系,終得回信:那本袍哥資料是河南省政協編的。我一想袍哥與河南有甚關系,就沒去信了,遂四處另尋資料,費了不少心血。隔了幾年,才回醒過來,范哈兒范紹曾不是去了河南省體委當副主任了了嗎,那書應該是他編的,他可是個老袍哥呀。

          其二,我在2006年10月初給鄭蘊俠先生去信,想采訪他,當月底收到回信,說鄭蘊俠先生年逾百歲,已癱于床上云云,謝絕采訪。信上署名的是他的家屬(后來我去務川,他繼子的夫人說他們沒寫信,繼子不識字;我遂估計回信是鄭蘊俠親筆)。我看信后心生感慨寫了一首詩,發在天涯上。后來,鄭的侄兒、網名會計兔的看了我的詩,回復我說他六舅舅已有好轉,一耳聾,一眼近乎盲,但神態及口齒非常清晰。我看了后第二天就趕到菜園壩乘長途車去貴州務川,三百多公里,中途塌方,步行好幾里路轉車,到時已子夜。第二天見到他,過程曲折。他躺在床上接待了我,聽說我從北碚來,很高興,說以前他常去北碚,盧子英陪他游北溫泉、縉云山,他和盧子英是黃埔四期同學。談到袍哥,他語焉不詳,不愿多說;我便迂回聊到他寫的袍哥資料翔實可信,說他八十多歲被邀拍電視演袍哥,不換衣服,一舉手出聲言語,都像慘了。他說:重慶師范學院張家澍熟悉袍哥,你可以去找他,對他說,是我叫你來找他的。他問我的歲數,我說58了,他說你還年輕嗎,我也是個小青年。途中談到他侄兒會計兔,他說他們都想我回重慶,幾十年沒回去,我好想回去看看,可惜走不動了。我倆談了一個多小時,我見他身靠床背面露疲色,照了一張相就告辭了;刂貞c時走遵義,到遵義醫學院我二姐處去了一趟;我拜訪鄭蘊俠的第三天,得二姐電話:遵義電視臺報導,鄭蘊俠去世了。不久,我在網上看到周末數字報的《鄭蘊俠:最后落網的“少將特務”》,上面提到了我的務川之行。

          重慶作家網:袍哥文化是重慶地域文化中頗有特色的一部分。你覺得《義字五哥》的出版發行對于重慶傳統文化的傳承發揚有著怎樣的意義?

          萬啟福:重慶這座城,是中國最具特色的城市,大山大水大氣象,巴人的性格又特別彰顯,聞名全國?箲饡r期,重慶所起的作用對中華民族的復興崛起的意義不言而喻,而今重慶更是突飛猛趕,有了車都橋都之名,更圖精進。

          《義字五哥》銷售良好,反響不錯。全國各大書店、三聯書店、當當、京東均上架銷售,至今仍未撤架。新華網、新浪網、搜狐、網易、騰訊、豆瓣、鳳凰資訊……等均有宣傳報導。重慶媒體也作了報道!读x字五哥》列入重慶區縣文藝地圖。重慶精典書店將其列為“十本書讀重慶”第一輯。2015年11月,在渝中區舉行了《義字五哥》作品鑒賞會,30多位專家學者與會研討,大家認為,這本書是重慶原創文學的標志性作品,既波瀾壯闊又靜水深流,將袍哥群體的別樣人生刻畫得鮮活形象,寫盡了那一個大時代、無數小江湖的愛恨悲喜和人性善惡,是研究重慶文化不得不讀的文學讀本。對如今的重慶人而言,除文學價值外,更充滿了社會文化發展過程中所倡導的正能量。并建議將其拍成重慶版《上海灘》。

          重慶作家網:今年,您已六十九歲了,今后您是否還會繼續從事長篇小說創作。

          萬啟福:創作者始終在路上。寫作已成為我的一種生活方式,我繼續在寫作。事實上,我上月已向出版社交了一部“大河三部曲”似的長篇小說。除此,我還在創作其它小說。

          (記者:洪建)

          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国色综合久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按摩,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电影

          <pre id="mpcap"></pre>

            <thead id="mpcap"><sup id="mpcap"></sup></thead>